您当前的位置:  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优秀文章
  • 14
    2020-01
    少年时,我曾跟着母亲去捡麦穗,结果母亲却被看守人打了一耳光。多年后,我与母亲再次与看守人在集市上相遇,看守人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我想过去报仇,却被母亲劝住。母亲只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儿子,那个打我的人,与这个老人,并不是一个人”,这就是我的家风。每个人
  • 12
    2020-01
      我虽是语文老师,但没有自己做儿子的老师。从小到大,儿子写的作文我极少指导,因为指手画脚反而让他无所适从,我只是默默地把他写得相对比较好的作文打成电子稿,放在我的博客上,这样他会很骄傲,也能慢慢琢磨出什么样的文章是被我欣赏的好文章。&nb
1页 2